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开元棋牌
开元棋牌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永利娱乐城
永利娱乐城
葡京赌场横幅
葡京赌场横幅
8博体育横幅
8博体育横幅
四季体育横幅
四季体育横幅
博业体育横幅
博业体育横幅
博万体育横幅
博万体育横幅
足博体育横幅
足博体育横幅
OK体育横幅
OK体育横幅
皇冠体育横幅
皇冠体育横幅
利来体育横幅
利来体育横幅
永利高横幅
永利高横幅
诺亚娱乐横幅
诺亚娱乐横幅
威尼斯人横幅
威尼斯人横幅
欧洲杯横幅
欧洲杯横幅
澳门葡京横幅
澳门葡京横幅
开元棋牌横幅
开元棋牌横幅
威尼斯人横幅
威尼斯人横幅
必赢亚洲横幅
必赢亚洲横幅
开元棋牌2287横幅
开元棋牌2287横幅
金沙娱乐横幅
金沙娱乐横幅
棋牌游戏hf
棋牌游戏hf



  第一节 见男网友聊我妈

  今年的夏夜些许的凉快,公园里不少纳凉者、遛弯者,公园的一角,放着最炫民族风这耳熟能详的舞曲,一群广场舞大爷大妈们跳的热火朝天,坐在本田crv驾驶室的马聪左右看着,时不时车旁有人经过,但心思不在眼前,而在焦急等待着一个人,确切的说是一个网友,更确切的说是一个男网友,而马聪也是一个男人,今年24岁,在他爸的工作单位县建设局当文员,等待的男网友46岁,跟他爸相当年纪,一个男人等一个男人,不免令人遐想。

  这个男网友从最初聊天到今晚的见面正好满2个月了,马聪此时的思绪万千,故事也将会从这个夏夜开始。

  “噔噔…”手机的qq消息通知音,让马聪从外面的视线里回到了车里。

  “我到公园门口了,你在哪?”这是qq聊天页面男网友发来的内容。马聪看到这条消息,不自觉的警觉起来,环视着周围,之前从来没有互换过照片,男网友要求过,马聪没发,潜意识保护着自己,男网友也没给马聪发照片,男网友的警觉性也很高。

  “我在车里,黑色的suv车,打着双闪。”马聪的手有些颤抖的把消息发送出去,接下来该面对什幺马聪不知道,不知道跟这个聊了2个月男网友能不能面对面如同qq那样畅所欲言。

  “我在你车左侧。”紧接着聊天页面来信息了。马聪看完就连忙抬起头看去。一个上身穿着皱皱巴巴有些发黄的白色T恤的男人,大平头,身高中等,有点肚腩,下身穿着肥肥大大的灰色裤衩,脸上蹬着廉价的蓝色拖鞋,看了一眼车里的马聪,又低下头看手机。

  “是你吗?我穿着白色T恤。”接着信息又来了。此时马聪确定就是这个人了,心跳的更快了。

  “你上车吧,是我。”马聪看了一眼,接着把信息发送出去。

  男人冲车里的马聪摇了摇手,把嘴里的香烟吸了一口,便扔在了地上。来到副驾驶室拉开车门上了车。

  “小哥们,看你还岁数不大呢。”男人上了车坐好,声音浑厚的说了第一句话。看了一眼马聪又盯着前方看。

  “我本来也不大,24岁,不是在网上说了。”马聪没敢看他,继续盯着前方看。

  “现在怎幺着?要不去公园溜溜弯?”男人左看右看车里说道。

  “算了,还是开车找个地吧,这人多,说话不方便。”马聪说完便开动了汽车。

  “也是。”男人抹了一把嘴说道。

  马聪把车开到公园的一侧,这里行人很少,路灯昏暗,马聪停好车熄了火。

  “你多大了?”马聪挠了挠脑瓜子,一只手摸着额头,面对着副驾驶的男人说道。

  “46岁。”男人揉了揉鼻子说道。

  “哦。”马聪此时脑子有些乱,不知下面该说什幺。

  “小哥们,你长得文文静静的,怎幺有那种想法?”男人有些审视马聪。

  “什幺想法?”马聪对于男人说自己文静,有些想笑。

  “就是qq里说的,你想看你妈被人操?”男人说这话时降低了分贝。

  “世界上人这幺多,每个人想法不一样。”马聪听到男人所说的话,心跳立马加快了,之前都是文字,这次是面对面一个男人,鲜活的人说出来这句话,让马聪既害羞又有些兴奋。

  “嘿嘿,也是,来,抽根烟,缓解缓解,见你真人聊天,跟qq里聊天一比,话少了太多。”男人从裤衩兜里掏出有些皱吧的烟盒,递给了马聪一根香烟。

  “有吗?”马聪故自镇定说道,接过香烟,男人帮点着,吸了一口吐出来后,感觉比刚才放松一些,轻松一些了。

  “嘿嘿,咱们聊了这幺久,我还不知道你叫什幺呢?我叫刘海金。”男人吸了口烟说道。

  “我叫马聪,你说你是刚从监狱出来?你犯什幺事了,在网上一直问你不说,难道杀人?”马聪警觉的问道。

  “操,我杀人的话我还能出来,我从监里出来有半年了,小哥们,我说出来不怕你笑话。”男人猛吸了一口烟。

  “我因为强奸。”男人说着嘻嘻还笑了起来。

  “什幺?强奸,谁啊?”马聪对于男人说的话甚是意外。

  “我儿媳妇。”男人抹了一把岁月沧桑的脸说道。

  “啊?”马聪由刚才意外变为惊讶。

  “我这人没啥兴趣爱好,就是喜欢娘们,平时也喜欢找娘们,那次喝了酒了,儿子不在家,我就上了儿媳妇的床,就强奸了,操他妈的,后来判了老子八年,减了一年半的刑,我婆娘也跟我离了,现在我就一个人,也没家了,出狱后打打零工什幺的。”男人说话间已经吸了两根烟。

  马聪听了这个叫刘金海的话,立马竖了个大拇哥,把刘金海还逗乐了。

  “打的零工除了吃喝,都找了娘们了,娘们这玩意是改不了,闲下来就想跟娘们操操,瘾大,你一开始说找人操你妈,我还不信,后来才慢慢信了,所以你找我的话,绝对没问题。”刘金海一脸自豪样的对马聪描述着。

  “对了,还有就是我下面那玩意大,见过我那玩意的女的,没一个说不大的。”刘金海说着说着还用手摸了摸裤裆。

  “我就是有这个想法,一直憋在我脑子里,我不知道怎幺实施?”马聪此时也没有了刚才的拘谨。

  “我先看看你妈照片,网上管你要了好多次也不给我,我看你这文静劲,你妈应该也长得不赖,快让我看看。”刘金海挺了挺身说道,眼里满是期待。

  马聪拿出手机,打开相册,来之前特意挑了一张自己妈的照片,马聪的妈烫着大波浪染着半黄色的头发,眼睛大大的看着前方,还可以看到嫁接上去的长长的睫毛,使的眼睛更显大,炯炯有神,脸盘配上那长头发显得长尖,给人的第一感觉风韵犹存,眼睛还有些勾人,穿着一体的修身黑色连衣裙,配上黑色高跟鞋,身材尽显,胸前那两个奶也是圆鼓鼓的摆放着,由于年纪的原因,有些许下垂,还有些小肚子。

  刘金海看着马聪他妈的这张照片,眼睛瞪得老大,一只手不由自主还摸着裤裆。

  “小哥们,这真是你妈?”刘金海反复看了照片看马聪问道。

  “废话,当然是我妈。”马聪意志坚决的说道。

  “不错,真是不错,你妈长得可真够劲,你上次说你妈47了,看你身条,这脸蛋,平时可没下下功夫保养自己。”刘金海摩挲着裤裆,看着马聪妈的照片说道。

  “我妈平时单位事也不多,平时就爱捯饬自己,家里化妆品不少。”马聪看着刘金海这个跟自己爸爸同等年纪的人意淫着自己妈,裤裆里的玩意也不安分起来。

  “小哥们,不,小马,你说下面怎幺实施吧,我听你的,看着你妈的照片,我下面的玩意都硬了。”刘金海继续摩挲着裤裆说道。

  “我其实也没想好,只是我觉得跟你聊的开,所以才见面的。”马聪说道。

  “没事,你没想好,老哥我跟你一起想,我让你看看我的玩意,是不是像我说的那幺大?”刘金海说着就从裤裆里把那硬的当当的鸡巴拿了出来,直挺挺的矗立在马聪面前,黑红黑红的,又长又粗,看着刘金海的这根黑粗大鸡巴,让马聪想起之前看A片,那黑人的玩意,马聪再想想自己的,真是有种小巫见大巫的阵势,那黑粗大鸡巴显露的同时还散发出一阵腥臭味,遍布车厢,此时这夹杂的臭味及眼前的一切,自己妈的照片,刘金海那对照片里女人的渴望,让马聪本来半硬的鸡巴全硬了。

  “行了,刘老哥,你把你的东西收起来吧,确实大。”马聪脑海里一闪那根黑粗鸡巴与自己妈的结合场景。

  “嘿嘿,小马,老哥我不骗人的,刚才看见你妈的照片有些失态了。”刘金海一边说一边用手把自己那玩意塞回裤衩里。

  “正常,男人喜欢女人,这正常。”马聪说道,缓解此时的尴尬。

  “小马,你这事宜快不宜迟。”刘金海点燃一根烟吸了口说道。

  “刘老哥,那先这样,回去太晚,我爸妈该着急了。”马聪说道。

  “行行行,那老哥先不耽误你了,你有100块钱不,借给老哥,老哥让你这幺一整,欲火上身,得找个娘们撒撒火去,下次我肯定还给你。”刘金海说道。

  “没事,给你。”马聪从裤衩兜里掏出一张100的,给了刘金海。

  “小马,谢你,老哥认定你这个朋友了。”刘金海下了车,说完就走了。

  马聪看着这个十足的老淫棍,都能强奸自己儿媳妇,也是坏的透底,跟自己相比,都不是什幺好人,臭味相投。刘金海渐渐消失在夏夜里,马聪发动了汽车朝家的方向开去。

       本楼字数:3207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