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开元棋牌
开元棋牌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永利娱乐城
永利娱乐城
葡京赌场横幅
葡京赌场横幅
8博体育横幅
8博体育横幅
四季体育横幅
四季体育横幅
博业体育横幅
博业体育横幅
博万体育横幅
博万体育横幅
OK体育横幅
OK体育横幅
皇冠体育横幅
皇冠体育横幅
利来体育横幅
利来体育横幅
官方葡京横幅
官方葡京横幅
威尼斯人横幅
威尼斯人横幅
欧洲杯横幅
欧洲杯横幅
澳门葡京横幅
澳门葡京横幅
开元棋牌横幅
开元棋牌横幅
威尼斯人横幅
威尼斯人横幅
必赢亚洲横幅
必赢亚洲横幅
开元棋牌2287横幅
开元棋牌2287横幅
金沙娱乐横幅
金沙娱乐横幅
优优体育横幅
优优体育横幅
澳门葡京横幅
澳门葡京横幅
棋牌游戏hf
棋牌游戏hf

我对春姬满意极了,虽然她不是我心里一直以来梦中的女孩,我梦中女孩是很文静和有气质的。但春姬的性感让我时时都充满性欲。我心里有一些疙瘩,就是我第一次与春姬做爱,我发现我很容易顶入她的玉穴,而且她的那里面水也很多,不像处女那样干涩。这是男人很注意到的问题。

  我很娓婉地问春姬,谁知她却哈哈大笑,道:“什幺年代了,你还讲这个。我也没要求你是处男呀。”我撒了一个谎道:“我没得过处女,想知道是什幺回事。”

  “那你去找一个呀,我才不在意呢。”过了一下,她说:“你知道我是什幺时候第一次的吗?十一岁。那时谁知道你是我老公呀,要不我就留给你了。”她温柔地搂着我,“我看你还挺封建的,告诉你,我男朋友起码有二三十个,从十一岁开始我就跟他们玩了。不过,你要娶了我我保证不在外面玩了,你太厉害了,我应付你都不过来。”

  怪不得她玉穴那幺容易进,水又多,原来从十一岁起就给男人弄了八年。“那你准不准我到外面玩?”我半开玩笑地问。

  “我才不管你。”

  不过我还是很满意春姬,毕竟我身份也太低了。现代城市里的人,哪里还那幺讲究这个?从我给林叔叔开车起我就知道了。林叔叔不但有情妇,还和几个人的老婆有关系,她们的老公都知道,没什幺的。

  我没和春姬认识不到一个月,她就常带我上她家了。春姬的父母很开朗的,又很爱玩。春姬爸爸崔叔叔虽是北方人,但不是很高,一米七几,很和善。春姬妈妈也就是林副市长的妹妹林嫚媛穿起高跟鞋来差不多有丈夫高,论姿色与媚姨差不多,但没有媚姨那种摄人心魂的媚态和雍荣华贵的贵妇像,她看起来比玉媚姨大一些,虽是副市长的妹妹,但是感觉上有长辈的亲近,但却不失女人的卓卓风姿。我想玉媚姨是一朵娇玫瑰,而嫚媛阿姨恰如一枝出墙的红杏,分外夺目。

  嫚媛阿姨在市里的一家医院工作,是护士长。

  我去时每次都要我陪打麻将,经常一玩就是到半夜,特别星期五和星期天,更是整天玩。但春姬妈妈嫚媛例外。我不太爱玩麻将,因为我认为它是丧志的东西,而春姬妈(我叫她媛姨)她讲究保养,要保证睡眠,所以我和媛姨两人轮流打。

  玩累了,我就在春姬家休息,开始我还自己睡,但才几天,春姬就把我拽到她床上了。那天大家都休息了,我睡一下子,春姬就拉我到她房间。

  春姬很是放浪,简直有点肆无忌旦。她房间与父母房间只有一墙之隔,然而她却从哼哼唧唧到放声大叫,被子也捂不住她。也难怪,碰到我这样粗大的,她哪里有不叫的?那晚她叫了一个多小时。第二天,我也不敢早起,等崔叔叔和嫚媛阿姨上班后才起来。

  从此,我和崔叔叔及媛姨的关系变得微妙起来。我不在那幺随便地和他们玩了,因为我占有春姬这个“把柄”已给崔叔叔和媛姨抓到了。我已真正地把他们当成了长辈一般来看了。而他们也看出我对春姬的真心实意,对我更关心和爱护,特别是媛姨,常常对我问长问短的,她说:“你和春姬两个正好互补,她从小玩疯了,正缺个人管她。”

  其实,我对崔叔叔和嫚媛阿姨感觉上更亲了,而嫚媛阿姨则以岳母自居。当然,现在他们家的重活都是我干喽。不像从前我要干,她们都客气一下。

  我堂而皇之地住了进来,尽管春姬还没毕业。

  由于我玉茎巨大,没有合适的避孕套(大号的又紧一些短一些用得一点不舒服),所以才一个半月的时间,春姬的月经还没见,一检查,才知道真是怀上了。连忙去医院做了。

  那晚我和林叔叔出差回来,晚上大约都有十点多了,我突然想起春姬明天就回广州学校了,去和她告别一下。而且这时崔叔叔他们一定都没睡,他们每天不到十一二点不上床。

  可当嫚媛阿姨给我开门时,只有她一人。厅里吊灯关了,开着昏暗的壁灯,电视正开着,崔叔叔这幺早就睡了?

  嫚媛阿姨说:“你怎幺这幺晚才来。”

  我告诉她来意。她说:“先坐一会儿,休息一下。”

  我问她崔叔叔为什幺就睡了,她说崔叔叔已经出差了,而春姬从刚医院出来,身子还虚,明天就要回学校了,就先睡了。她自己一个人,没事干,她刚洗了澡,想睡早点。我想去看一下春姬,嫚媛阿姨说让春姬睡吧明天她还要早起,叫我在客房睡明天再说。

  我就去洗了澡。出来然后见嫚媛阿姨还没睡,就陪她坐着说话。

  我们两人坐在沙发上聊着,但我没话说,因为嫚媛阿姨使我真有点口干舌燥。她洗澡后穿着一件紫色的睡袍,睡袍光滑闪烁,柔坠而贴身,使嫚媛姨身体凹凸毕现,曲线优美,一头披肩秀发似瀑布般撤落在她那肥腴的后背和浑圆的肩头上,两条胳膊滑腻光洁,雪肤滑嫩,柔若无骨,宛如两段玉藕,胸前睡袍口子很低,她那丰满的双峰高耸前突,两团肉球衬托出深深的乳沟,走动时饱满丰腴的双峰微微晃动着,紫睡袍笼着丰韵的双腿,衬托着浑圆的肥臀,更显肉感。再偷看嫚媛姨如花般的脸颊,秀丽妩媚,露着醉人的模样,柳眉下一对丹凤媚眼,黑漆漆,水汪汪,顾盼生辉,时时泛出勾魂慑魄的秋波,樱唇红润,惹人垂涎。艳丽秀美如出墙红杏,娇艳一方。

  灯下观美人,才知嫚媛阿姨的姿色更加动人,紫色睡袍随着她的走动,乳颤臀摆,身移袍拂,不紧不慢,有分有寸,显得高贵端庄,就像仙女降临到人间,令人更加难以抗拒,不禁想入非非。

  但是我却是嫚媛阿姨的准女婿。有这样一个丈母娘我真是够骄傲的。我突然觉得,嫚媛阿姨比春姬魅力足多了。想着的时候,我的下体不自觉地涨了一些,因为我洗澡后是穿着休闲短裤,哪敢给嫚媛阿姨看出来?便用腿夹住。

  我有一答没一答地和嫚媛阿姨说话。也许我感到没什幺说的吧,竟把春姬怀孕的消息说了出来。

  嫚媛阿姨吃惊地说:“你们怎幺这幺不小心?春姬还没毕业呀。”

  我告诉她说已去医院处理了,她说我们还年轻,不要老这样,要不以后怕怀不上了。

  我聆听她的教诲,挺不好意思的。末了,她说:“你们没采取什幺避孕措施吗?”

  我说:“要不让春姬吃药。”

  她走到房中拿出一盒东西递给我,说:“吃药会破坏女人生理。最好用这个。”

  我看是中号的,这中号哪里套得下我那根大东西?大号都勉强。但又不好说,就道:“那……那个东西我也试过了,我用不合。”

  嫚媛阿姨打量了我一下,说:“看你,蛮高大的呀。”

  我立刻知道嫚媛阿姨误会以为我那东西小了,忙道:“不是,我……我不会用。”

  嫚媛阿姨仿佛舒了一口气,我知道她是很疼春姬的,就因为这样才会使春姬小小年纪就历经成人之事了。嫚媛阿姨嗔道:“看你,真是老实过头了,这个都不会。”说着,她从盒里抽出一个来,拿在手里说:“你们现在的年轻人,自立能力就是差,什幺都要教,我原以为你从农村出来会好一点……”

  我说:“就是从农村出来才不知道的,没接触过。”

  她说:“把你那东西拿出来,我教你。”

  我连连躲闪,说“不……”

  嫚媛阿姨见我这样以为我不好意思意思,便道:“以前我在医院里给人护理,给男人导尿啦,上药啦,看过多少,比你老得多的我就看过了,二十年前你还是小娃娃时我就看过了……”

  我说:“媛姨……我……不习惯……我……”

  她柔声道:“你这小孩,给大人看见又有什幺,春姬是我生出来的,看着长大的,我早就把你当成我自己的孩子了,以后你们结婚,我就是你岳母,你就当是你妈妈看一下你身体,这有什幺呢。你还要叫我妈妈呢。我现在教会你,以后你们不用我再操心这些事。呶,春姬都在里面睡着。”说着俯过身来到我前面。

  我只能让开手,任嫚媛阿姨拉开我的裤头。她拉开后,由于我的东西被我用大腿夹住了,灯又暗,她看不见,以为我的东西小看不到,戏道:“小鸡鸡在哪里?”说着凑脸过去。 我只有把腿放开,顿时,我的玉棒如弹簧一般弹起来,刚好顶到嫚媛阿姨的嘴唇边,她“呀--”地叫了一声,我想偏过下身,却在她张嘴叫时我的玉棒划进她嘴里。她连忙抬起头,我和嫚媛阿姨都挺尴尬的。

  好在嫚媛阿姨迅速平静过来,掩饰道:“看不出你小鬼头,还蛮大的啊。现在我给你套上去,看着,记住了。”

  我看着嫚媛阿姨的手握上去,嫚媛阿姨的手温热而柔软,我刚才稍软的玉棒随着她的抓握,又硬涨起来。

  嫚媛阿姨拿着避孕套捉住我的玉棒在往上套,但一切都是徒劳。因为中号的根本套不上去。嫚媛阿姨道:“这是春姬爸爸用的,你用不合,不过道理都是一样的,就这样套上去就行了。”说着,她在我硕大的玉棒头上弄着。

  嫚媛阿姨的双手柔软柔软的在我那敏感地带弄着,使我麻稣稣地舒服极了,由于几天春姬吃流产药,而我又没自己弄,这时我感到小腹里一股股暖流在回旋,直想射精,但只得忍住,但我却感到玉棒在嫚媛阿姨的掌指中一下下跳动、抓握和轻抚。由于嫚媛阿姨弄得我麻稣稣的舒服,我又不舍得让她离开,结果不一会,一大股热精冲出来,我连忙伸手去抢嫚媛阿姨手中的玉棒,然而来不及了,嫚媛阿姨躲闪不及,直射到她的面庞上,在她起身躲闪时,又一大股飞射出来到她胸前。当我看嫚媛阿姨时,惊呆了,这次我射出足有一匙羹的东西,一点点溅在嫚媛阿姨那娇艳的面庞上,嘴唇上,眉毛上和发梢处,在她那洁白细腻的脖子上和她右侧丰乳的睡袍处,也是星星点点……当时我无法形容自己,有射精后的愉悦,更多是对后果的担心……嫚媛阿姨的表情我不知如何形容,好象她既有尴尬又不知所措,而且我还觉得她有一点生气,她哪里会料到,老实的女婿竟会把精液射到她身上。我更不知如何是好,连说:“媛姨,我……我不是故意的……”说着便手忙脚乱地却给她擦她那面庞,她自己也用纸巾擦着,四只手在她面庞上忙着,我只好手往下移去擦她脖子,接着就去擦她胸前奶子上的精液。我擦着,嫚媛阿姨的大奶子随着我手掌的擦动而有弹性地摆对,在我手里,软而弹,舒服极了,真想捧在手里搓揉它,可是我哪敢?正当我又心猿意马时,就感觉不对劲了,我抬眼望时,嫚媛阿姨停住了,正看着我,表情有点古怪。我忙抽回手,说:“嫚媛阿姨,我明早再来。”说完就逃似地离开了她家。

  当然第二早我不敢去,好象嫚媛阿姨窥透了我的心思。只打了个电话给春姬,说事情忙,送不了她了,到我有空再到学校看她。

  没有春姬,我百无聊赖。又不敢上崔叔叔家,一下公司事务,上林叔叔家吃晚饭,晚饭后林叔叔晚饭后叫我送他到外面,我把车交给他就回来了,早早睡吧,这是我当兵保持的早睡习惯。正睡下,电话响了,是嫚媛阿姨打来的,我刚说:“嫚媛阿姨……”她就道:“今晚你可以过来睡,我有些事要跟你谈。”

  什幺回事?

  我一下子赶到阿姨家。阿姨开了门。呀!嫚媛阿姨真是比前天晚上更加迷人和性感。她一袭金黄色的睡袍,两根细细的吊带系在她浑圆的肩上,双臂如藕,双乳前耸,乳沟深深,一串金项链挂在她洁白细腻的脖子上,睡袍仿佛按照她的身段所裁,紧腰,至髋臀部也紧包着,勾勒出她美好的腰身和丰满的臀。再看她如花的面庞,弯而细的眉毛被精心描过,隐约可看出眉黛中含粉,更增妩媚,睫毛曲卷,双目含情,红唇欲滴,睡发弯弯曲曲。嫚媛阿姨的睡袍光柔而垂坠,那光滑的睡袍摸上去手感一定好极了……“你在干什幺?”嫚媛阿姨问道。

  “我已经睡了。”

  “这幺早就睡了?懒虫。”她嗔道。

  嫚媛阿姨这种爱嗔,我最爱听了,从头到脚都有麻酥酥的感觉。

  “我找你来是想跟你商量一件事。”

  “什幺事啊,嫚媛阿姨。”

  “我想等春姬一毕业出来就跟你结婚,免得她整天在外面疯,没有人管。”

  “我还小哩,嫚媛阿姨。”

  “你要还叫我嫚媛阿姨?叫我妈了才对。”

  “……”

  “怎幺,不愿意?”

  “愿。”我求之不得。

  “你们结婚后还小,要注意避孕。要不会影响事业,我不想年纪轻轻就做姥姥。哦,那种小的套子你不合,去买了大一点的没有?”

  “我……不好意思去买。”

  “我就知道你们这些年轻人,唉……”

  说着,嫚媛阿姨走进里屋,拿过一盒来递给我,“进房去,试试看合不。”

  我走到春姬房门口推了一下门,锁上了,便说:“锁上了,不用试了。”

  “真是傻瓜,到我的房不行?”

   于是我到嫚媛阿姨的房中。嫚媛阿姨的房真是美啊,宽大的床上松松的床垫,床上两叠薄被整齐叠着,光滑耀眼的绸缎帐缦使整个房中充满温馨与肉欲,想不到,结婚20年,已40的嫚媛阿姨和崔叔叔还那幺浪漫。我的玉棒一下子硬涨起来,我连忙抽出来,打开避孕套,套上去,但套子还是小了一点,箍得紧紧的,想褪出来却不容易,我一急,上头的圏被我撕裂了,更褪不出来了。

  “怎幺样?”嫚媛阿姨在门口问道。

  “太紧了,褪不出来了。”我道。

  嫚媛阿姨走进来,排我坐下,道:“谁叫你这小弟弟这幺大,活该啦。”说着伸手来帮我解。

  到底是嫚媛阿姨心细,在她的巧手摆弄之下,一会儿,慢慢地撕开了一个头,然后她沿着那个口慢慢撕开。她边撕边道:“你这小子,再像那天那样弄脏我的衣裳,我要你买一件新的。”

  我听到她又和蔼又有一些玩笑味,便应道:“嫚媛阿姨,那天我不是故意的,今天我再那样,我赔你十件。”

  “尽捡好听地来说,怕我不做你的丈母娘呀。”嫚媛阿姨道。

  “嫚媛阿姨,你太美了,有这样的丈母娘我最骄傲了。”

  套解下来了,嫚媛阿姨道:“好了,以后我再留心看有没有合适的,”接着拍了拍我的玉棒,“小家伙,还挺精神的,蛮可爱的呢,还好,今晚没使坏。”

  我正想收起来,心里也有一些失落,要是嫚媛阿姨再像那天那样给我弄一下,赔她一百件睡袍我也愿!

  这时,嫚媛阿姨道:“这种套子上面都有一些润滑剂的,我给你搽干静。”

  说着嫚媛阿姨用她睡袍下摆处轻轻搽干净我玉棒上所沾避孕套的润滑剂,她柔滑的睡袍搽着,使我玉棒更涨硬得难受,而且玉棒随着心跳一下下地跳动。我真想在她用睡袍下摆搽时顶在她丰腴的大腿上。

  嫚媛阿姨轻轻摸着,道:“我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你呀,挺棒的,怪不得春姬那幺喜欢你。”

  我不知说什幺,嫚媛阿姨给我搽完,就出去继续看电视了。

  我在嫚媛阿姨的房间里,想等一下穿好衣裤再出去。可是,刚才嫚媛阿姨那风情万种且性感的样子,使我肉棒硬如钢,怎幺也不能消软下来。

  我轻轻抚摸着自己,意淫着嫚媛阿姨,好久,忽然,嫚媛阿姨在外叫我,吓我一跳:“阿峰,怎幺还不出来?”

  我心一动,道:“嫚媛阿姨,我涨得难受,软不下来。”

  嫚媛阿姨进来,说:“怎幺回事?”我故意装出焦急的样子,“它怎幺也软不了。”

  嫚媛阿姨嗔道:“真是笨,自己弄一下不软了?”

  我道:“我一直在弄的。”

  她问:“你以前自己试过吗?”

  我道:“有过,但几分钟就出来了。”

  嫚媛阿姨不愧是护士,她道:“是不是阿姨在,你紧张,出不来?我把门关上,别紧张,慢慢来。”为了消除我怕羞心理,又道:“哪个人不自己弄?连阿姨有时都自己弄呢,你要不会自己弄,要是春姬不在家怎幺办?”

  过了十多分钟,我叫道:“嫚媛阿姨,还是不行。” 她进来,道:“你这幺长时间充血对健康不好,五个小时连续充血组织会坏死的。”

  她自言自语道:“春姬在就好了。”过了一下,她道:“阿峰,阿姨来给你弄弄试一下。”

  我故意道:“不……”

  她道:“还怕羞哩,告诉你,阿姨是个护士,什幺没见过?给好多男人护理过下身呢。不过,他们都没有你的大。”

  我半推半就地,嫚媛阿姨蹲下来,双手握住我的肉棒,我心头一颤,嫚媛阿姨纤纤细手如绵般柔软撮着我的肉棒舒服极了。

  嫚媛阿姨怕我难为情,道:“别紧张,就当医生给你检查。喏,这样舒服不?”

  我道:“舒……服……”

  嫚媛阿姨柔柔道:“放松,你就当春姬在给你弄,一下子就出来了,我来月经时就这样给你崔叔叔弄,一下子就出来了……”

  我问:“嫚媛阿姨,崔叔叔的……是不是……也好大?”

  嫚媛阿姨白了我一眼,嗔道:“怎幺,想打听阿姨的隐私?”

  我连道:“不……不……”

  她道:“他哪有你大,才你三分之二长,又没你的粗。”

  我道:“嫚媛阿姨,是不是……又粗又长的……女人很……舒服……”

  她的手一颤,隔了一下,道:“真是什幺也不懂,当然啦,我家的春姬有福了。”

  我索性同什幺都不懂样子,道:“我听说有很多种姿势,……我想给春姬舒服……不知什幺……姿势……最能给她舒服……”

  好久,嫚媛阿姨道:“过几天,我给你拿一些图片给你就知道了。”

  嫚媛阿姨弄了十多分钟,我仍没射,她道:“今晚你怎幺了,那晚一下子就出来了。”

  我淫心极盛,颤抖着,道:“嫚媛阿姨,我想你……亲我……那里……就……”

  她一愣,停住了,拍打我肉棒一下,轻声道:“你好坏!”便不理我。

  我心如坠入万丈深渊,连肉棒都要软了。

  只见嫚媛阿姨迷人的眼睛白我一下,俯下身,亲了一亲我的棒头,道:“春姬亲过你的吗?”

  我说没有。她道:“我常亲你崔叔叔的呢,以后春姬要来月经了,你就要她亲你这里,就好了。”

  她将我的玉棒头一口衔在嘴里,我立刻感到嫚媛阿姨软软的唇包着我那敏感之处,滑滑暖暖的。嫚媛阿姨接着用她那软而巧的舌头轻舔我的棒头,她低下头去时,我发现嫚媛阿姨的脸更红润,其实我不知道,嫚媛阿姨在市里是艳名广播的,她多情面目含春,端庄中有一丝骚媚,男人叫她“万人迷”。

  她双手握住我的肉棒,开始揉搓,偶尔还用雪白纤细的手指抚摸肉袋。嫚媛阿姨脸的位置不住上下移动着,纤细剔透的粉颈随着伸直。也许感到坚硬的血管传来火热的脉动,她的脸立刻火热般红起来。我的龟头在嫚媛阿姨的吮舔中更膨胀,嫚媛阿姨的眼神出现陶醉感,她闭上眼睛滑动灵活的小舌头舔着,一面用舌头用力压,同时在龟头的四周舔,沿着背后的肉缝轻轻上下舔。用嘴唇包围龟头放进嘴里,这时候也没有忘记用舌尖不停的刺激它。

  直立的肉棒颤抖着,止不住要往上顶入她口中深处,她显然觉察到了,轻轻道:“别急,好女婿,让妈妈给你慢慢来……”

  嫚媛阿姨口舌吮舔着,接着她的口在上下套弄着玉棒,双手也开始握住我的玉棒上下套弄,而她婆娑的头发散落在我大腿间和小腹间,随着她头的上下动作摩娑着我下身痒痒麻麻的,我欲疯了般地直想射精,一只手抚摸着亮丽的黑发和粉颈,另一只手则在她光滑的背部不住轻抚着……嫚媛阿姨嘴里含着肉棒不住弄着,她身体上下摆动。黑发飞舞,透过她睡袍胸口处我看见她丰满的乳房摆动着,胴体在睡袍包裹之下美艳无比。我不停用手撩起嫚媛阿姨的柔细黑发,这是为了看到圣洁嫚媛阿姨的模样。嫚媛阿姨的脸已经红到耳根,无法掩饰脸上的表情,艳丽的胴体热的发烫。

  嫚媛阿姨张大嘴把肉棒吞进去,又吐出来,反反复复,双手握着也随之快速套弄,我感觉出嫚媛阿姨妖媚的动作,她的脸上充满淫靡的红润,妖媚美丽的屁股扭动着,我只觉得肉棒硬涨,禁不住弓下身一手按住她的背,一只手去摸弄她胸前吊着那晃荡的大奶子,连叫道:快……快……”直到我感觉要出来了,便用力按住她的头肉棒往她喉咙深处顶去,而她双手紧紧握着与唇不断刺激我的棒头,一刹那,一大股精液飞射而出,当她受惊停住时,我一手搂住她的头,一手握着她握住我肉棒的小手,拿我的肉棒头去她嘴唇处不断磨擦,精液源源射出,直达她口中,娇美的脸上,迷人的发梢处,细腻的脖子上到处都是……射完了,我还感到刺激无比,仍用未消的肉棒去搅嫚媛阿姨的唇……直到软下来,我才放开她,呆呆地看着嫚媛阿姨,心中一阵空虚,不知道今晚到底发生什幺,好奇怪。过了一会,嫚媛阿姨道:“好了,舒服了吧。你看搞我身都脏了,我去洗洗。”

  嫚媛阿姨进卫生间里去洗了,我仍呆呆坐在沙发上。大脑的缺氧和兴奋过后,我想不出这究竟是为何,可能就是为了教会我有这种游戏吧。不过回想起来,还是挺刺激的。我心里觉得嫚媛阿姨真好。

  不久,嫚媛阿姨就出来了,排我坐在床沿上,她抚摸着我额头。道:“你呀,以后要是春姬来了经,就让他这样给你做,明白了?”

  “嗯。”

  “你们男人,不知道女人的苦,女人每月要出那幺多血,这时还要去外面玩。以前你岳父就这样,我一来了经,他就去外面玩,后来我这样给他弄,才拴住他。”

  我道:“嫚媛阿姨,我想……春姬不肯的。”

  “你呀,真傻到家了。她有不肯?”过了一下,她又道:“这样舒服吗?”我点头。

  沉默了一下,她又道:“小峰,要是春姬没给你做,你又想极了,告诉我,妈可以给你做。”嫚媛阿姨又轻轻地抚摸着我的额头。我说:“嫚媛阿姨,你真好。”

  嫚媛阿姨道:“还好,你这小子,真坏,那东西出来了还不拿走开,还故意在我拿嘴唇上搅,还要射在我脸上。”她嗔道:“你说,是不是想什幺歪事了?”

  我呐呐地道:“嫚媛阿姨,真的没想……没有……我只觉得……好舒服……我……当你成……春姬了”我差点没说想插进她的玉穴里去射。

  她“噗哧”一声笑了:“看你急的,你是我女婿哩……”接着道:“女婿半个儿,哪个娘不爱儿的。何况我只有春姬一个女儿,我后半辈子就靠你了。”说着她搂着我,在我额上吻了一下。我在她怀里,很不自然,因为嫚媛阿姨既是我的丈母娘,但此时我却在她怀里感觉到她乳间迷人的香味传来,让我激动。

  嫚媛阿姨轻拥着我,我也大胆把左手环绕着她,轻轻在她后腰上抚摸着,嫚媛阿姨的睡袍丝般柔顺,绸般质感,缎般光泽让我兴奋不已,而她比我矮,我从她睡袍胸口处又看见了她两只大奶子,我的肉棒一下子又翘了起来,顶得裤子高高的,但有了刚才的经历,嫚媛阿姨连我的肉棒都敢吃,我还怕什幺。于是我对嫚媛阿姨说:“嫚媛阿姨,我还想要一次,你……”

  嫚媛阿姨说:“我已累了……”

  我撒娇道:“不嘛,嫚媛阿姨。”

  “我现在累了,想休息了,你自己看着办吧……”说完闭上眼靠在床头上上不理我。 我搂着嫚媛阿姨,轻轻地抚摸她的腰背,她没反应,我将手慢慢地伸往下,直到她臀部,我隔着光滑的睡袍在她丰满而肉感的臀部轻抚着,嫚媛阿姨的臀部充满弹性,抚摸一阵,我发觉她没穿有内裤,我一阵兴奋,反复抚摸着,真的,没有内袍头及袍边的痕迹!我血涌了上来,更放肆地在嫚媛阿姨的丰臀上捏摸着。而嫚媛阿姨仿佛觉得我在给她按摩似的,轻闭着眼,任我所为。我胆更大了,一手搂着她,一手在她的小腹上抚摸着,她微凸的小腹在睡袍的覆盖下性感而丰满,我抚摸着,渐渐把手往上移,直到她两肋,然后到了她的大奶子旁边,她仍不理我,我手直哆嗦,但眼前的美人我哪会放弃?我的双手已揉上去了,嫚媛阿姨那双涨大的奶子在我掌中波动,似要溢出我指缝,隔着睡袍,我兴奋地揉着,她两奶头渐渐涨大发硬起来。嫚媛阿姨这才轻轻地转过脸来,在我面庞上吻了一下,低声道:“小峰,你好坏……”

  这话似乎给我一种暗示,我感到莫大的鼓舞。竟回吻了她娇艳的面庞,在她耳边轻道:“嫚媛阿姨,我好爱你的。”说着,慢慢吻向她的艳唇,而搂着她的左手也握住她光滑弹性的左臂,我右手则往下直达她两腿间那女人的神秘之处。

  当我手刚触到那里时,嫚媛阿姨反射似的叫道:“小峰,不能,不能弄那里……”

  我手停住了,但仍按在她那里。嫚媛阿姨道:“小峰,哪里都可给你弄,就那里不行。”接着,她又道:“我是你岳母,春姬就是那里生下来的,你不能去弄她的那。”

  我柔声道:“嫚媛阿姨,我想看看,你和春姬的一样不一样。”说着,就吻上了她的艳唇,而右手也在她那肥沃的蜜穴上抚弄起来。弄了,开始,她只是被动地被我吻,一会而她就回应了,我俩热吻着,而我的手也在隔着睡袍探索她的蜜穴,不久,睡袍湿了一片……我俩热吻着,似乎透不过气来。吻她时,我看到她娇艳的脸上红潮泛起,星眼迷离,如花一般。我索性停下来,看着她那迷人的样子。过了一会,她见我没吻她,睁开眼,看见我正看着自己,有点不好意思,问道:“小峰,我的那里与春姬的一样吗?”

  我轻笑道:“嫚媛阿姨,春姬那里比别的少女那里要丰满得多,你的又比春姬的更要肥厚。”

  她双手搂着我脖子,吊在我身上,道:“哪有女儿的和妈妈的不一样的,等你弄她十多年后,她要比我这里还要丰满了。”

  我道:“是吗,嫚媛阿姨?我想仔细看你那里……”说着从她睡袍下摆伸手进去。

  她连道:“别、别、小峰!”说着紧紧夹住腿不让我动。

  我道:“嫚媛阿姨,我只想……”

  “你不要再去动了,我也是个女人,刚才你动我我就好想春姬她爸了,要是我们一冲动,你做不了我女婿,我也成不了你岳母了,天下哪有岳母的大腿给女婿弄的?”

  我又吻上去,道:“嫚媛阿姨,我只摸摸一下。”说着手往里,嫚媛阿姨的腿慢慢地松开,慢慢地松开……我抚上去,一个光滑丰腴的包子!(后来我才知道,这里不少人向外国人学习,都做了阴部美容,将阴毛除净,给阴部增白,嫚媛阿姨就如此)我轻轻抚弄着,在她阴包上,大肉包之间的肉缝里,还轻挖进她的蜜穴里,此时,嫚媛阿姨已经是淫水长流,湿了两腿间及臀部、睡袍……嫚媛阿姨道:“小峰,不要动了,我忍不住了……”

  我仍在挑弄着,过了一下,我道:“嫚媛阿姨,刚才你帮我吃,现在我帮你吃。”

  她一愣,道:“小峰,你……你不嫌我老……”

  我道:“嫚媛阿姨,你才39岁,但像29岁一样,正成熟哩,我好爱你。”

  她感动道:“小峰,我以为你只爱吃春姬那样年轻的女孩……我好爱你,以后我都帮你弄。”

  我道:“嫚媛阿姨,以后咱这样,你想了我帮你,我想了你帮我。”

  她不好意思,脸更红了。

  我放开她,嫚媛阿姨半躺在床头上,两腿打开,我半跪在她两腿间,我从睡袍下摆看去,见嫚媛阿姨果真没穿有内裤,我想,难道嫚媛阿姨早有想法,只是碍于我们母婿关系,且她有长辈矜持才欲要却拒吗?我突然想起我在家时她打电话给我说“今晚你可以过来睡”,这一切说明嫚媛阿姨要我主动去进攻她,否则我把尤物丢失,我顿时开窍,兴奋不已。

  我掀起嫚媛阿姨睡袍下摆,她羞得将手蒙住脸,昏暗的红灯下,嫚媛阿姨露出她丰满且水汪汪的肥穴,我早扑在她两腿间,舔吮起来,我灵巧的舌头不住挑动她肥腴的肉缝中间,直舔得嫚媛阿姨呻吟连连,玉液琼浆汨汨而出,我边舔边用手指轻挖,嫚媛阿姨哪里经受得住?双手抱住我的头连呼心肝。

  我忍不住了,脱去衣裤,直立的肉棒在嫚媛阿姨眼前晃动,我按住她,双手抚摸搓弄她发涨的大奶子,肉棒抵住她蜜穴上。

  嫚媛阿姨道:“小峰,别、别、别……我是你丈母娘啊……”

  我握住自己的肉棒,巨大的肉棒,棒头象一颗大鸡蛋似在嫚媛阿姨肉缝磨擦着,接着,又用坚硬的棒头在嫚媛阿姨的穴口搅动着,道:“嫚媛阿姨,我要你教我用什幺姿势来对春姬最好。”

  嫚媛阿姨摆动艳丽的胴体,原本成熟清丽的美艳,此时因淫荡更是增添许多妖媚:“小峰……求你,别再折磨我了……我是你……丈母娘啊!”

  我不知她要求我插进去还是求我不要插进去,我却腰部一用力,将整根阴茎插入,将高耸的肉棒送进嫚媛阿姨的花瓣。

  “啊!”嫚媛阿姨叫了出声,性感的身体弓了起来,嫚媛阿姨觉得身体爆发出从未有过的感觉,她觉得她的花瓣好像被撕开了似的,已经插进嫚媛阿姨花瓣的我,则是同时捏摸着她的乳房,当肉棒完全进入嫚媛阿姨润湿的花瓣内部时,一股成熟青春的火热体温紧紧地包住我的肉棒,我感到热乎乎水汪汪的,我不断的抽动肉棒。嫚媛阿姨:“啊……好坏好坏……的女婿呀,你……要搞死我了……嗯……嗯……”

  我抓住嫚媛阿姨丰满的裸腰不停地上下抽动,愈来愈粗暴地让嫚媛阿姨撞向我的巨根,两个涨大的奶子也紧贴着我肥脸晃荡,我衔住嫚媛阿姨大而硬涨的乳头吸吮,朝粉红色的乳晕攻击,再间杂用嘴唇轻噬、拉扯乳尖。嫚媛阿姨温软的裸体,被我紧紧包住,我吸吮、抚摸嫚媛阿姨晶莹的每一寸肌肤,我以口相就,缠住嫚媛阿姨的香舌,吸吮着,她剧烈的摇摆腰部,每一次插入都会伴随嫚媛阿姨淫荡娇媚的叫声。我一手揉捏嫚媛阿姨浑圆高耸的乳房,一手扶着嫚媛阿姨的丰腰,嫚媛阿姨圆润的臀部一下一下在撞击,雪白的大腿紧紧夹住我有力的腰,娇艳的身躯、清丽的脸庞此时散出荡人的妖媚。

  我握抓着嫚媛阿姨丰挺的双乳,由背后插入嫚媛阿姨的肥穴,而阿才将嫚媛阿姨的腿扳到最开,猛力的抽插嫚媛阿姨湿润的花瓣,失去理智的嫚媛阿姨配合着发出淫荡地浪叫“啊……心肝……疼……要搞死我了……好坏的女婿……”

  我第一次见到赤裸的嫚媛阿姨,我第一次亲眼目睹嫚媛阿姨吸吮不是自己丈夫男人的阴茎,男人的手在嫚媛阿姨惊艳的胴体上抚摸,用舌头抚弄嫚媛阿姨的私处、乳房,欣赏嫚媛阿姨性感的身体。

  用力抽插好一阵,嫚媛阿姨突然尖叫起来,死死搂住我,“死了……我要死了……啊……好女婿……呀……”

  接着她身体连连抽动着……我取出肉棒,让嫚媛阿姨转身扶着沙发,我来到她身后拥住她,从嫚媛阿姨身后的我把肉棒插进嫚媛阿姨的花瓣,而且一直插到底,我的小腹紧紧贴在嫚媛阿姨丰满的臀部上,然后他把嫚媛阿姨的骨盆往前抬,我由嫚媛阿姨背后抓住嫚媛阿姨两只丰乳,吻着嫚媛阿姨的粉颈,媚眼半眯的嫚媛阿姨回过头来,嫚媛阿姨看我时的眼睛带着奇异的朦胧,散发表情妖冶的飘逸之美,她伸出小巧的舌头与我舌头纠缠一起,嫚媛阿姨和我的津液互相交流滋润着,我淫笑,边亲吻嫚媛阿姨温热的肌肤边道:“好吗?舒服吗?”

  嫚媛阿姨淫媚的叫道:“嗯……啊……好……好舒服……”

  我也淫极了:“嫚媛阿姨,我也好舒服,我要搞死你,要像搞你女儿春姬一样搞你。”然后故意轻轻在浅处抽动,突然连向她体肉狂顶……嫚媛阿姨在我的猛捅下娇呼道:“啊……啊。……你好大力……啊!……” 我揉搓着嫚媛阿姨丰满的乳房,一面亲吻,嫚媛阿姨一面由小巧的嘴角漏出淫浪哼声,美丽的丰满玉腿不停颤抖。我猛烈的抽插使嫚媛阿姨的身体不断振动,嫚媛阿姨娇媚的浪叫:“啊。……喔……”

  大约二十多分钟过去,嫚媛阿姨已在床上从这头到那头,从伏在床上到躺在床上,嫚媛阿姨不住被我搓弄着大奶子,被我顶弄着蜜穴。而她淫叫也一浪高过一浪。

  正当我发觉肉棒如火般灼烧而更狠狠抽插时,就在这刹那,嫚媛阿姨大叫,紧紧搂着我,对我又撕又咬,我知道嫚媛阿姨又爬上顶点。

  我同时一阵悸动快感传遍全身,喷出了又浓又多的精液,注入了嫚媛阿姨整个子宫。

  我未消的肉棒仍深植在嫚媛阿姨体肉,我俯下身将裸体拥在怀中,一边抚摸着嫚媛阿姨细腻光滑的肌肤、揉捏嫚媛阿姨丰满雪白的臀部与乳房、亲吻嫚媛阿姨俏丽脸庞,一边说道:“嫚媛阿姨,我好爱你……”

  嫚媛阿姨眼睑下垂,微眯的眼中眨着眼白,星眼迷漓,沉浸在肉欲的欢乐中。

  这夜,我与嫚媛阿姨一起睡在她的床上。

  第二早,恢复体力的我醒来,看看身边躺着的嫚媛阿姨尚在梦中。我想:多少个早晨,崔叔叔就这样醒来看着可人的嫚媛阿姨呀,而今,我也一样。嫚媛阿姨头发有点散乱,轻轻地呼吸着,很妩媚良迷人。我轻轻在她身上摸着,她也醒来了,看着我,任我摸。我撩起她睡袍下摆,她有点不好意思,半躺半倚在床头,我把两个枕头垫在她腰背处。我在她光滑的大腿上摩娑着,渐渐地往上,直到她大腿根部及内侧,在她小腹处,我见一个淡淡的白印,便问道:“嫚媛阿姨,这里为什幺有一个白印啊?”

  嫚媛阿姨点了一下我的额头,嗔道:“还不是为了你们这些坏男人。”

  我不解道:“我们?为什幺?”

  嫚媛阿姨道:“这是生春姬时留下的,她是剖腹产,还不是她爸爸怕我生春姬后那里会松弛,他……不舒服,一定要我剖腹产,你们男人……真是坏透了,光顾为了自己舒服,让我们女人挨一刀……”

  我伸手慢慢抚摸着,道:“嫚媛阿姨,怪不得你生了春姬那里还那幺紧,而且又丰满……水又好多,滑滑的……昨晚你夹得我一下子就不行了……我最爱了……”嫚媛阿姨捂住我的嘴,道:“不说了……羞死了……”过了一会,她又道:“从来没有人给我吃过下面……,小峰,我吃我那里,好舒服……我……好感动……”

  我却已伸手往下,直摸到她蜜处,又是水汪汪的了,看来,嫚媛阿姨真是个情种,一句撩她的话竟会让她激动而出水。我的肉棒已是坚起来,顶出短裤头,我翻身到嫚媛阿姨身上抱住半躺的嫚媛阿姨,将硬涨的肉棒向她下体蜜处犁去……这几天,我都和嫚媛阿姨沉浸在肉欲里。

  其实我们都很矛盾,对于我来说还好一点,毕竟我还小些时候就有了和婶婶乱伦的经历。而嫚媛阿姨就不同了,每次完事后,她都有自责心理。都是我轻轻在抚摸着她,安慰她。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