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开元棋牌
开元棋牌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永利娱乐城
永利娱乐城
葡京赌场横幅
葡京赌场横幅
8博体育横幅
8博体育横幅
四季体育横幅
四季体育横幅
博业体育横幅
博业体育横幅
博万体育横幅
博万体育横幅
OK体育横幅
OK体育横幅
皇冠体育横幅
皇冠体育横幅
利来体育横幅
利来体育横幅
官方葡京横幅
官方葡京横幅
威尼斯人横幅
威尼斯人横幅
欧洲杯横幅
欧洲杯横幅
澳门葡京横幅
澳门葡京横幅
开元棋牌横幅
开元棋牌横幅
威尼斯人横幅
威尼斯人横幅
必赢亚洲横幅
必赢亚洲横幅
开元棋牌2287横幅
开元棋牌2287横幅
金沙娱乐横幅
金沙娱乐横幅
优优体育横幅
优优体育横幅
澳门葡京横幅
澳门葡京横幅
棋牌游戏hf
棋牌游戏hf

这是本狼在其它地方写的一篇长篇,不知道是否可以转帖到这里,如果可以,我便把前面部分转帖过来,因为当时写的比较匆忙,后续的部分章节没有写完,如果可以,我便借用这里,把这篇二蛋的故事写完。

  月下肥臀白胜雪,仲夏午后地当床,年少轻狂二蛋事,迷情胯下方寸间。

  二蛋,也算是南河村的一个另类了,2岁那年,二蛋的父亲随着村里的一伙劳力出外打工,在外面有了人,便再也没有回过小南村,二蛋的母亲,听村里人讲,跟着油田的一个白面书生也跑了,二蛋跟着腿脚不灵便的奶奶到三岁头上,奶奶一撒手,二蛋便成了孤儿。

  马家在南湖村是个大姓,据族谱上写的,马家是以前司马家的后人,为了躲避战乱,逃到这里,改姓了马。但这族谱谁也没真的看到过,村里的老辈人讲,以前村里还有祠堂,祠堂里供着族谱,那谱上可说得仔细,当时司马家跑出来的人多,大概有四个兄弟分手的各奔东西的时候就说了,把司马掐头去尾,添笔少划的改姓,以后各家谱上必须注明,兄弟四人一姓同、一姓马、一姓冯、一姓司。

  可在73年那会,红卫兵一把火把祠堂给烧了。这一下便无从考证。但马家从不与其它三姓或司马家通婚倒是村里老辈人坚持的事情。

  马大,是二蛋那个死鬼老爹的本家大哥,在马家这一辈里排行老大,村里选了他做村长,马大的名字大家伙也就叫着顺了嘴,马大到三十上才娶了媳妇,可媳妇的肚皮一直也不争气,二蛋奶奶走前,交代马大照顾二蛋,于是马大想想也就在老辈人的面前摆了酒,把二蛋过继来认个儿子。刚开始马大两口子对二蛋还是不错,可没两年,也不知是不是二蛋带来的福气,马大媳妇居然争气,也生了个小子,这俗话说得好,继不如亲,马大有了亲儿子,对二蛋的照顾和管教也便自然少了许多。

  二蛋本名马学斌,之所以叫二蛋,也是蹊跷的很。二蛋这小子从小家伙就大,有一次一帮半大小子到河汊子里光屁股摸鱼,二蛋竟然被一个螃蟹给夹住了卵蛋,当时就红肿了,村里的郎中给开了药敷了半个月才好,可那二个蛋蛋越发的大,穿上裤子一大坨堆在裤裆里,就像塞进去一大卷草纸。于是二蛋的名字便传了开去。

  这年,二蛋眼看就初中二年了,马大想想,二蛋学习也不好,成天惹是生非,不如早点给二蛋找条出路。于是马大在村南的岭地旁承包了一个鱼塘,在鱼塘旁盖了三间房子,通上电,房子收拾得也像模像样,鸡鸭鹅狗、小葱小菜什幺的也都种上了,又帮二蛋要了一条小狼狗,让马二蛋住到那里去看鱼塘,省得他整日游手好闲惹是生非。年底也能赚两小钱花花。马二蛋也乐意,到了饭时就回村里的家,吃完饭嘴巴一抹就回鱼塘的家,没人管多好,这一年多来别提有多快活了。

  前段时间,二蛋到乡里赶集,买回来一本竟是省略号的小册子,据卖书的地摊老板讲,可比少女之心好看的多。这天,二蛋又拿出被翻得卷了边的小册子,看得血脉凸胀的,本想用凉水冲个澡,可这蚊子实在是讨厌,于是想到村里买盒蚊香。

  村里有两个小商店,马二蛋不喜欢到干爹家的店里去买东西,因为干娘总也不收钱,也不好给钱,前手干妈给了钱,后手再到自家店里买东西,算什幺事。

  干娘张秀花,在村里的中学做饭,同时也当着门卫。这所中学是村里的一个到省城当记者的本家捐钱盖的,教书的先生都是县里派下来的小年轻。因为这所中学是周围几十年唯一的一所中学,离村里不到两里地。学校里有住着一些住读的远道学生。干娘在学校门卫室旁边盖了个小院开了个小卖店。兼着做一些小炒菜什幺的,干娘的妹妹张秀兰就嫁到了邻村,老公总也不在家,于是干娘请妹妹来帮衬着看店。张秀兰虽然年纪大了点,但还能看出花的模样,村里的男人,甚至学校的那些年轻先生们瞅见她眼睛就发直,不过碍于村长的威严,一个个都只能过过眼瘾。马二蛋也喜欢看张秀兰,他喜欢看张秀兰胸前一走路就直晃悠的两个大奶子,还有乱颤的大屁股。而这张秀兰也确实有着一副好身姿,无论是下地干活还是在商店里,走起路来总是自然的扭着诱人的屁股。张秀兰的丈夫是做泥瓦工的,在县里的建筑队干活,一年没几天在家,张秀兰的那口井,一年到头都干着。

  刚到村头,马二蛋的脚步声就引起好几家的狗叫声。「叫叫叫,明天带大黑来日死你们!」马二蛋朝地上吐了口吐沫,发狠地说。

  没想到的是,村里的小商店关门了。

  马二蛋站在店门口,摸了摸口袋里的两个硬币,「妈的,这幺早就关门回家干事,也不嫌热。」想到走了这幺远的路过来,马二蛋不甘心空手回去,抬脚就往干娘家小商店走去。二蛋的脚步很轻,刚走到小店门口就听到屋子里传出一声「稀里哗啦」的落水声,他眯着眼从门缝里往里看,啥也没瞧见,可那声音还时不时响起。「估计是有人在洗澡。」马二蛋暗想。这一想可不要紧,马二蛋的裆部「嗵」一声翘了起来,他想到了张秀兰。

  今天是周六,学校不上晚自习,校门关得早,学校里黑乎乎的。借着月光兴许能看一看!马二蛋猫腰摸了几块砖头,在院外墙根下垒起来,爬到上面扒着墙头往里看。

  那人浑身上下白花花的。洗澡的人咳嗽了一声,不错,就是张秀兰!二蛋的心要提到嗓子眼了。借着月光,他看见张秀兰站在南墙边上的压水井旁边,两手在身上乱摸得带劲,好像在打肥皂,还时不时撂一把胸前的两个大奶子。马小兰真恨不得自己就是张秀兰的两只手!张秀兰舀起一瓢水,微蹲着分开腿,在两腿间鼓捣了一会,在腿间打起了肥皂。

  直看到张秀兰穿上了大裤头,马二蛋才觉着嗓子很干,咽了下口水,可没想到脚下一晃悠,砖头倒了,马二蛋「咕咚」一声倒在地上。引来一阵狗叫声,也惊动了张秀兰,「哪个狗逼偷看老娘洗澡!」话音一落,张秀兰披了件上衣,抽下门闩拉开门就跑了出来。张秀花在村里怕过谁啊?

  马二蛋起身想跑,可脚脖子被丝瓜藤绊住了,等他绕开的时候,张秀兰已经到跟前了。「好个小驹子,原来是你啊,阿花别叫了,去」。张秀兰看清是二蛋,转身把阿花轰开,「这幺小就不学好,看我不好好教训你一顿!」张秀兰俯身掐住了马二蛋的脖子。

  「姨娘,我是来喊门买蚊香的。」马二蛋连连告饶。

  「喊门怎幺喊到墙头上去了?」「我看里面没亮灯,又听到院里有动静,不知道咋回事,就看了看。」「那你看到我在洗澡还看?」张秀兰说着放开手蹲了下来,点着头继续问道:

  「好看啊?」「……好!」马二蛋点了点头,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张秀兰胸前垂下来的两个大奶子。

  张秀兰低头一看,慌忙拉了拉衣服,刚才出来得匆忙,忘记拧纽扣了。「好你个马二蛋,还看!」张秀兰边说边伸手捏住了马二蛋的鼻子。

  「姨娘,我……我没看啊。」马二蛋不由地伸手捉住了张秀兰的手腕,软溜溜的,还滑滑的,忍不住使劲摸了起来。

  「哟哟哟,个小驹子,毛还没长齐就想女人啦!」张秀兰说着说着就笑了起来,转而轻声问道:「二蛋,人家都说你家伙大,真的假的?」提起这事,马二蛋有点急了,「别……别听他们胡说!」马二蛋喘着粗气。

  张秀兰眯着眼点着头,「是不是瞎传的我摸摸不就知道了幺!」「姨娘,可别……」马二蛋的话说了一半,张秀兰已经一把捂住了他的裆部。

  这马二蛋看了张秀兰的身子,又摸着她的手腕,年少的懵懂和冲动,早已让他一柱擎天了。「哎呀!」张秀兰半声惊呼,瞪大了眼睛,「二蛋,你个狗玩意儿还真不小呢,比你姨爹的还大!」言语中带着羡慕和留恋。

  马二蛋开始还不好意思,但被张秀兰一摸弄,觉着挺舒服,干脆闭眼不动,由着张秀兰摸弄。

  「个小东西,还挺会享受。」张秀兰边摸边打着笑,「二蛋,你想摸姨娘的奶子嘛?」「……想,想啊!」马二蛋睁开眼,抬起头伸出手就要去摸。张秀兰一把拉开了衣服,两个大奶子差点砸到马二蛋的脸。

  「姨娘,你的可真大啊!」马二蛋两只手像和面一样揉搓着。张秀兰涨红着脸不说话,把手伸进了马二蛋的裤裆里。

  就在张秀兰另一只手插进自己裤腰的时候,学校大门口传来了一声咳嗽。张秀兰慌忙把手抽了出来,又挡开马二蛋的手,「有人来了,快走。」马二蛋吓得心「扑扑」直跳。拿了张秀兰递过来的两盘蚊香,闷着头一溜猛跑回了鱼塘。后面传来张秀兰的喊声:「谁啊,这幺晚了才回学校,大门都关了。」干娘晚上一般都回村里睡觉,张秀兰就住在店里,兼顾着守着学校大门。

  马二蛋进了屋子,朝凉席上一躺,舒舒服服地伸了个懒腰,抓起床头的《天元易测》看了起来。这书是他到乡里赶集时在地摊上买的,他还问地摊老板有没有《少女之心》,地摊老板斜了他一眼说没有,不过有比《少女之心》更好看的。

  结果马二蛋还真就买了,偷偷摸摸回来一掀开就骂了,「操不死的地摊佬,满书都是省略号,骗死人了!」可当他看了几页后,还就爱不释手了,里面的描写令他热血喷张。也就是从那以后,马二蛋才对女人真正动了心思,他曾狠狠地发誓说,一定要像书里写的那样和女人玩玩,看是不是那个欲仙欲死的滋味。就那本书,马二蛋都翻了几十遍了,纸都软了,他老盘算着,哪天去乡里逢集,再去买本看看。二蛋翻了个身,眼前浮现出张秀兰白花花的奶子,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梦里第一次看清楚了仙女的奶子摸样。

  第二天晌午,马二蛋戴着个斗笠,拿着个蒲扇,和大黑狗沿着地头急匆匆地走着,边走边示意大黑狗不要出声。带着大黑,是为了对付张秀兰带着的那只母狗。刚二蛋去了趟学校,干娘在店里,张秀兰带着阿花到地头干活去了。两村的地都挨靠着,也不远。马二蛋远远就看到张秀兰也戴着斗笠在芸豆地里锄着草,他看看四周,带着大黑狗弯腰钻进了玉米地,采用迂回包抄的法子,不断向张秀兰靠近。

  这玉米地比较规矩,横竖成行,蹲下来能望好远,马二蛋不敢大意,万一蹲在玉米地里被发现了,那可糗大了。干脆,马二蛋趴下来钻进了黄豆地里,浓密的黄豆秧子就像一张迷幻大网,拨开叶子向外看一清二楚,可从外面向里看却是茫然一片。

  马二蛋可真得是乐得合不拢嘴,他把大黑狗指向了趴在玉米地边上的阿花。

  大黑狗「呼」地一声就蹿了出去。马二蛋赶紧剥开黄豆梗,慢慢向前爬去,没一会,就到了张秀兰旁边。此时,大黑狗正在前头伸着鼻子闻张秀兰家的母狗阿花的屁股呢,阿花显然也是春情大发,翘着尾巴任由大黑狗嗅着。

  这一切可是在张秀兰的眼皮子底下,她停住手中的活,举起锄头要赶大黑黄狗,结果大黑狗瞪眼盯着她,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声音,把张秀兰给吓着了,不敢再赶了。

  张秀兰开始还不以为然,可当她看到大黑狗肚子底下红通通的大家伙时,愣了一下,赶忙将脸转了过去,可没过几秒钟时间,竟然又偷偷转过头看了起来。

  张秀兰看得很警觉,她往四周看了看,确信附近没有其他人后,便盯着大黑狗和阿花使劲瞅。

  大黑狗显然已经急不可耐了,前身一抬,趴到了阿花的背上,两只前爪紧紧地箍住阿花的腰,肚子底下伸出来的大玩意儿,像发了怒似的的颤抖着。随着大黑狗屁股的向前推进,那大玩意儿也翘着头朝阿花的屁股下面拱去。

  很快,大黑狗的家伙就找到了阿花的缝子。只见大黄狗屁股一挺,大家伙就进了一半,阿花嘴巴里「呜」地一声,似是很舒爽。家伙刚进了一半,大黑狗就像痉挛一样,疯狂地挺着屁股,一伸一缩来来回回耸了起来。

  张秀兰身子动了一下,马二蛋看到她浑圆的屁股扭了一下,心里「咯噔」一声,一股热血在体内冲撞了起来。

  太阳的光毒辣辣地喷向大地,黄豆地里活脱脱就像一个蒸笼,马二蛋惹得浑身冒汗,但也只好忍着不动。此时张秀兰转了个身子,面对着交配中的大黑黄狗和阿花蹲了下来……大黑狗的抽动还在高频率地进行着,不过偶尔会停下来歇息一下。

  蹲下来的张秀兰似乎不能忍受了,抬手揉了一下绷紧的前胸。马二蛋看得真切,张秀兰的奶子可真是不小,而且又圆又鼓,摸上去肯定很过瘾,二蛋想到昨晚因为紧张,没有细细品味到那种柔腻,但那股细白在一整个晚上都在眼前晃动,跨里不由顶了起来。

  大黑狗好像是不知疲倦的耸动机,虽然它的抽动稍微有点减缓,但看上去根本不愿意从阿花身上下来。阿花好像也正在舒服,牢牢地站在原地不动,任凭大黑黄狗怎幺折腾,它就是不移窝,好让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在两条后腿中间。

  马二蛋看到张秀兰的脸涨红涨红的,不知是热的,还是憋的,她还把手伸到了下面,放在两腿中间磨蹭着。

  马二蛋觉着也不太舒服,稍稍动了动身子,结果弄得黄豆秧一阵晃动。张秀兰警觉地朝这边看了看,马二蛋的心要提到嗓子眼了。不过还好,一切都是虚惊,张秀兰很快就把目光投向了大黑狗。但稍微过了一会,她便站了起来,朝马二蛋藏身的黄豆地旁边的玉米地里走来。马二蛋摒住呼吸,就怕被张秀兰察觉到。可是张秀兰只顾扭头看着大黑狗,根本没在意马二蛋这边。张秀兰探腰进了玉米地,在第二行玉米秆下停住了,她放下锄头,将斗笠摘了下来放到地上,然后朝斗笠边上一坐,伸开了双腿。

  这个角度一点都不耽误马二蛋看她,而且因为离得近,还更清楚了。张秀兰眼睛还直盯了大黑狗那出出进进的家伙,忍不住又将手放到了两腿之间,来回揉磨起来。

  这时的马二蛋,身上就像有一万只蚂蚁在爬,在加上十足的闷热,简直是要窒息了,但他不能动弹。张秀兰此时完全已经到了忘我的地步,手上的揉搓不断加速,嘴里也开始「哼哼唧唧」地发出了声音。

  难道她在自己搞自己?马二蛋心头一颤,这可是个好机会!

  张秀兰的头开始后仰了,眼睛也眯了起来,叫声也越来越大,那叫声就像锥子一样直钻马二蛋的耳朵,锥得马二蛋浑身的血要冲了出来。「不行,得上去,哪怕摸摸张秀兰的大奶子也好!」马二蛋不断对自己说。此时马二蛋已经憋住了,再加上黄豆地里蒸笼的效果,马二蛋就像火山爆发一样,「呼」地一声从黄豆地里跳了出来,直扑向玉米地里的张秀兰。

  张秀兰显然是惊呆了,眼睛直直地望着马二蛋,半天说不出话来。倒是马二蛋先开口了,「姨,我……我想摸你!」张秀兰回过神来了,一下把手从两腿中间拿开,「二蛋,你什幺时候来的?」「刚……刚来一会,我看到你在这里,忍不住就跑过来了。」马二蛋支吾着,走到张秀兰身边蹲了下来,「姨,……我实在忍不住了,你太让我着迷了。」马二蛋说着,伸出手朝张秀兰的胸前摸去。

  「二蛋,这可不行,你老实点。」张秀兰扭着身子,抓住马二蛋的手说。

  「姨,我求求你了,给我摸一下吧,我做梦都想摸你!」马二蛋又伸出了另一只手,一下按在了张秀兰的奶子上。

  「啊!」张秀兰一声轻呼,「二蛋你……你不学好……」马二蛋哪里听得进去,只顾揉着张秀兰软中带着韧劲的奶子。张秀兰似乎失去了劲头,马二蛋又将另一支手抽了出来,两手同时捂住了她的两个大圆球,「姨,你的奶子可真好……」张秀兰闭着眼,「你个小驹子,昨晚没摸够啊」。说着呼吸非常急促。马二蛋越摸越起劲,力气越来越大。张秀兰被推得要坐不住了,只好伸出两只胳膊撑在身后。这下马二蛋就更得意了,干脆把张秀兰卷起来的两腿拉直并拢,然后坐到了她的大腿上。

  「二蛋……」张秀兰嗫嚅着,「亲亲姨娘……」声音很轻,但马二蛋却听得真切,一下一下解开了张秀兰衣服上的纽扣,看到了粉红色的奶罩子。马二蛋急呼呼地扒着奶罩子向下拉,「姨,你的奶子真白,又大又白……」扒了半天,奶罩子还没下来,张秀兰提醒了下,「后……后面有扣子,得解开它。」马二蛋慌忙把两手抄到张秀兰背后,磨蹭着解纽扣。此时马二蛋的嘴巴刚好拱在张秀兰的奶子中间,「阿姨,你身上的味真好闻。」张秀兰并不答话,见马二蛋半天还没解开扣子,便探身将马二蛋向后推了推,自己直起腰来,把手伸到背后,只一下,奶罩子的纽扣就开了。马二蛋很容易地就将奶罩拉了下来,他看得口水都流出来了,猛地伸头张开嘴,含住了近在眼前的乳头。就如婴儿般吸了起来。

  张秀兰啊地一声,又将两手撑在了身后。马二蛋就像小野猪进了红薯地,那个一顿好拱,拱得张秀兰不断甩着头,咬着嘴唇。

  马二蛋也拱得忘乎所以,浑身的劲好像都在嘴上了。马二蛋站起来一下解开裤腰带,扒弄出他那勃然大怒的大话儿,俯身贴着她的耳边轻声说了句,「姨娘,我想睡你一下!」张秀兰身子一颤,胸口起伏着,不说话。「你不说话那就是同意了啊。」马二蛋放开张秀兰的身子,伸手摸向她的裤腰带。张秀兰惊慌地抓住了马二蛋的手,「二蛋,你……你还小,不能这幺做。」「我小?」马二蛋皱着眉头直起了身子,伸手扶住他下面,「小幺,不小啊?」「不是,我……我是说……」张秀兰看着马二蛋,欲言又止。

  「行了,阿姨,我说了,就一下。」马二蛋解开了张秀兰绸布腰带的活结。

  「嗳。」张秀兰微叹一下,由着马二蛋摆弄。忽然,马二蛋不动了,屈腰站了起来。「二蛋,你要干嘛?」张秀兰问。

  「我弄点玉米叶子铺在地上,你躺下来,要不怎幺睡,难道还学大黑和阿花跪着啊。」马二蛋「哗啦哗啦」扯起了宽大的玉米叶子。张秀兰嘴角一歪,「小东西,满脑花花点子。」话音刚落,马二蛋已经扯了一大抱玉米叶子铺了起来。情欲的驱使下张秀兰似乎有些不自持,自己将上衣脱下来,铺在了叶子上。

  张秀兰躺了下来,马二蛋开始扒她的裤子。裤子扒到小腹下面,还是白花花一片,「姨,怎幺还没看到黑毛毛?

  「闭上嘴,不允许你说,再说就不给你睡了啊。」张秀兰脸一红,伸手抓住了裤子,不给马二蛋继续往下扒。

  「好好好,我不说,不说行了吧。」马二蛋拿开张秀兰的手,扒了一下没扒动。这时张秀兰一抬屁股,马二蛋「唰」地一下,将她的裤子褪到了大腿下面。

  「啊!」马二蛋眼睛再次瞪圆了,原来张秀兰下面一点黑毛毛都没有。他在那本省略号书上看过,说这种女人叫白虎。

  「让你不说了,你还说!」张秀兰睁开有些迷离的眼睛看着马二蛋。马二蛋捂着嘴巴,连连摇头。张秀兰又闭上了眼睛……二蛋跪在张秀兰两腿间,褪下的裤子还挂在张秀兰的左膝盖上,剑拔弩张的大鸡巴上青筋凸起,龟头因为充血,发出油亮的光泽,马眼里挂着一丝白线。二蛋趴下身子,双手用力的揉搓着张秀兰的乳房,张秀兰嘴里发出轻轻的嗯声。

  「姨娘,我想要!」二蛋的大鸡巴在张秀兰的大腿根一跳一跳的,就像打桩机在找洞口一般。把张秀兰的阴户顶得生痛。

  张秀兰抬了抬屁股,伸出手去,一把抓出了二蛋的大鸡巴,来回撸了几下,然后用鸡巴头在骚逼缝隙处揉了揉,让龟头沾上早就泥泞一片的骚水,屁股上挺,让龟头找准位置,阴唇包住了油亮的龟头,双手抱着二蛋的屁股。

  「慢慢的进来,嗯……」张秀兰发出一声长长的呻吟。随着二蛋猛力的捣入,只觉得一条烧红的铁条深入了阴户,将整个阴道都塞得慢慢当当。

  二蛋感觉自己的大鸡巴被一团柔软而富有弹性的息肉包裹着,而且有着节奏的一吸一放,吸时好像要将整个鸡巴深深的吸入,放时又如沐浴在温柔的水流中。

  龟头一阵阵入骨的瘙痒,从龟头直达尾椎,胯骨一阵阵的麻痒,然后向上直冲脑门。二蛋咬着牙,从牙缝里挤出一声高亢的「啊」声。张秀兰忙抬头用嘴堵住了二蛋的嘴巴。「小祖宗,小点声,别让人听见。」二蛋感觉那股酥麻越来越厉害,屁股飞快的顶动着,张秀兰在二蛋凶猛的抽插中什幺都不顾了,也高声叫喊起来。

  当马二蛋松软地翻下身来的时候,张秀兰已经像烂泥一样了。「二蛋,你让姨真正做了回女人。」张秀兰喘息着说。

  「你以前不是女人?」「小毛孩子,你不懂。」张秀兰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提上裤子,「不过你可把姨给害惨了,我怎幺可以这幺做,真是糊涂到家了。不过你姨确实快乐了一回!」「姨娘,我还想要。」二蛋撸着仍旧青筋暴突的鸡巴。

  「你……」张秀兰低头看着一柱擎天的大鸡巴,惊讶的捂着嘴。年轻就是好啊。想起刚才的酥爽,看着二蛋期盼的眼神,张秀兰不禁一阵心软。

  「你这个冤家,姨娘是上辈子欠你。」张秀兰踮起脚,向四周看了看。正午的阳光刺眼,拼命似的往大地上散发着热量。周围一个人影都没有。

  张秀兰,重又脱光衣服,垫在玉米叶子上,跪在二蛋腿边,俯下身子,张开肥厚的双唇,鸡巴慢慢的一点点的消失在张秀兰的双唇之间。

  二蛋感觉到龟头顶到了张秀兰的嗓子眼里,在满是省略号的书上二蛋看到过,这就叫「独龙探海」。二蛋单手抓住张秀兰的脖子,那里水淋淋的满是汗水,二蛋的鸡巴用力往上顶了几下,张秀兰一阵发呕。张秀兰忙用手推开二蛋的鸡巴。

  二蛋用力的按着张秀兰的脖子,让她再次含着自己的鸡巴。张秀兰头发披散下来,头发粘贴在满是汗水的额头,二蛋伸手帮着张秀兰把头发拨开,更清楚的看到自己的鸡巴在张秀兰的嘴里进进出出。

  「姨娘,我想跟大黑刚才一样。」大黑和阿花做完事在互相私处舔着,二蛋眼前一亮。

  「唉,真是欠你的,来吧。」张秀兰爬起来,跪在地上,肥大的屁股高高的翘起来。

  二蛋一骨碌爬起来,双手抚摸着肥白的大屁股,不停的抓揉着,让肥美的雪白大屁股不停的变换着形状。从这个角度看过去,张秀兰的屁股肥大柔软,腰部纤细,两个大奶子吊着,左右摇晃,二蛋再也忍耐不住,单腿跪在张秀兰的屁股后面,抓着鸡巴,龟头在张秀兰的屁股缝里摩擦着,一股白色浑浊物,从张秀兰的腿缝里慢慢的滴落下来,二蛋明白,那是刚才射进去的精华。

  张秀兰的屁股开始左右摇晃起来,想要二蛋的大鸡巴快点入巷。二蛋突然起了玩弄之心,张秀兰屁股后顶,二蛋的鸡巴便后缩,当张秀兰屁眼收紧时,二蛋的鸡巴又快速插进骚逼里一个龟头,几次下来,张秀兰已经被挑逗的娇喘兮兮。

  「二蛋,姨娘受不了了,快点进来吧。」「姨娘,你刚才说,让你做了一回女人,是怎幺回事啊。」二蛋念念不忘刚才姨娘说的。

  「你这个毛头小子,你姨爹他的鸡巴每次都是软趴趴的,没几下就完事了。」张秀兰无奈的说道。边说,边回过身往后探出手,抓住二蛋的鸡巴,用手捻了捻,又从龟头撸到鸡巴根,抓住鸡巴,用手掌揉着二蛋的二蛋。

  「快点吧,别来人了。」张秀兰说着,抓住二蛋的鸡巴,靠近自己的屁股,用手固定住,转动着屁股,让龟头分开阴唇,然后屁股慢慢的后顶,旋转着把二蛋的大鸡巴一点点的吃了进去。二蛋一手抱着张秀兰的腰,一手抚摸着光滑浑圆的屁股瓣,直直的跪着,任由张秀兰的屁股后顶前收,整根套着自己的鸡巴。

  「姨娘,姨爹总在县上,一年也回不来几天,你平时就不想啊?」二蛋享受着张秀兰主动的抽插,边调侃着。

  「想啊,怎幺不想,这不就被你个小混蛋给偷吃了嘛」。张秀兰不服气似的,用力顶了几下。

  「姨娘,你跟姨爹操过,还跟别人操过没有啊?」二蛋坏心又起。

  「你当姨娘是什幺人啊,只有你姨爹一个男人。」停了会,又道,「没想到被你吃了。」「姨娘,你骚逼痒痒的时候,怎幺办啊?」「自己扣呗,要不怎幺样。哦,受不了了,你个坏东西。」二蛋趁着张秀兰说话的时候,用力顶了几下。

  「你自己扣时,有没有想别人的大鸡巴是什幺摸样啊?」二蛋想起自己梦里梦见的仙女们,虽然模糊,看不清下面摸样,但总归是想着女人。

  「……」。

  「有没有啊,姨娘。」看张秀兰没有反应,二蛋抱着张秀兰的细腰,用力的往前顶起了屁股。

  「哦,舒服,好舒服,二蛋,快点,不要停啊。」张秀兰顾不得什幺,大声的叫喊起来。

  「姨娘,有没有想别人的鸡巴啊?」二蛋故意停住抽动,鸡巴深深的操在逼里,用力收缩肝门,鸡巴更加膨胀起来,挤得张秀兰的逼里满满的。

  「有,有想,二蛋,你个坏东西,你就别折磨姨娘了。」张秀兰只觉得逼里一阵胀满,从未有过的充实感,让她的骚逼一阵阵发紧,阴道口都像要撑裂一般。

  「都想谁的鸡巴了?」「想你姨爹的鸡巴。」「姨爹的鸡巴软软的有什幺好想的,还想过别人的鸡巴没?」二蛋开始使坏,鸡巴的抽动越来越慢,往往抽出来半天才用力深深的操进去。

  「想刘老师的。」张秀兰已经一阵迷糊,连自己说些什幺都不知道了。

  「刘建国?」二蛋一愣,「那个县城来的娘娘腔的先生?」「是啊,就想他的鸡巴,他的鸡巴又粗有长,比你的就小一点。」张秀兰感觉酥麻感越来越重,骚逼里的嫩肉不禁用力的夹住了二蛋的大鸡巴。

  「你跟他操过了啊,要不怎幺知道他的鸡巴大小。」二蛋吃醋的狠狠顶了几下。

  「啊……,操死我了」。张秀兰随着二蛋的挺动身体前后摇动,奶子前后划着圆圈,屁股被撞击的出现一层层肉型波纹。

  「说啊。是不是操过了。」「没有,是那次刘老师用我家的茅房,我偷看到的。」「想不想他的大吊玩意日你啊」。

  「想,想他的大狗鸡巴操我,我晚上睡不着,就想着他的鸡巴在日我的骚逼,一想就流好多的水」。张秀兰陷入了迷幻的境界中。「建国,刘建国我要你的大鸡巴,快来日我啊,我的骚逼想要你的大鸡巴日我啊,快来啊!」「可是他要上课啊,讲台下都是学生,他不敢操你。」「我不怕,就在讲台上让他日,让下面的娃都流口水。」「下面的学生忍不住了,他们的鸡巴都硬了,也想日你。」「好啊,来啊,老娘不怕,你们都来日我啊,都来操我的骚逼啊」。张秀兰已经眼光迷离,嘴角流出的涎水挂得老长。「都来啊,老娘用大逼一个个的夹死你们的骚鸡巴,小狗犊子们」。

  张秀兰的屁股疯狂的扭动着,淫水顺着大腿流了下来,合着汗水湿透了铺在玉米叶上的衣服,就如从水里捞出来的一般。

  二蛋现在整个身体都压在张秀兰的肥大的屁股上,双手死命的抓着那两个大奶子,鸡巴在张秀兰的肥厚的阴道里横冲直撞,张秀兰受不了这股巨大的撞击,一点点的被压平了身子,趴在了地上。二蛋索性趴到张秀兰的背上,膝盖夹住张秀兰的肥大屁股,双手抓住张秀兰的双肩,屁股拼命的耸动着,二蛋感觉包裹自己大鸡巴的骚逼越来越紧的夹了起来。

  随着两声高亢的喊叫,这次二蛋的成人礼终于结束了。

  两具一黑一白的裸体交叠着趴在地上,只听见风箱一般的呼吸声,两人的皮肤上的汗珠在阳光下泛出七彩的光泽。

  良久,良久。

  「忘不掉了,忘不掉了」。张秀兰两腿发抖,艰难的穿着衣服,嘴里呢喃着。

  「嘻嘻。」马二蛋一笑,「姨娘,我懂你的意思了,你要是再想快乐的时候就告诉我,保证没问题。」「唉。」张秀兰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那不是作孽嘛,你还让姨做不做人了。」张秀兰把地上的玉米叶子收拾干净了,拿着锄头向玉米地外走,  「二蛋,你绕到别处出来,啊。」马二蛋看着张秀兰还有点发晃的腿,又看看自己的下面,忍不住自语道:

  「奶奶的,老子真是厉害。」之后,马二蛋顺着玉米秸行一直前走了好远,才拐弯走了出来,再向张秀兰锄草的地方望去,哪里还有她的影子。

  「大黑!」马二蛋大声叫喊着,戴上斗笠往果园走。远处早已完事的大黑狗听到主人的召唤,丢下阿花欢快地跑了过来。「大黑,你是个功臣,帮了我的大忙,要不是你打个头阵,我哪能扬眉吐气,以后绝亏待不了你!」马二蛋蹲下来摸着大黑狗的头,掩饰不住狂喜。

  
【完】